皇冠代理开户

  • <tr id='CCosuF'><strong id='CCosuF'></strong><small id='CCosuF'></small><button id='CCosuF'></button><li id='CCosuF'><noscript id='CCosuF'><big id='CCosuF'></big><dt id='CCosuF'></dt></noscript></li></tr><ol id='CCosuF'><option id='CCosuF'><table id='CCosuF'><blockquote id='CCosuF'><tbody id='CCosuF'></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CCosuF'></u><kbd id='CCosuF'><kbd id='CCosuF'></kbd></kbd>

    <code id='CCosuF'><strong id='CCosuF'></strong></code>

    <fieldset id='CCosuF'></fieldset>
          <span id='CCosuF'></span>

              <ins id='CCosuF'></ins>
              <acronym id='CCosuF'><em id='CCosuF'></em><td id='CCosuF'><div id='CCosuF'></div></td></acronym><address id='CCosuF'><big id='CCosuF'><big id='CCosuF'></big><legend id='CCosuF'></legend></big></address>

              <i id='CCosuF'><div id='CCosuF'><ins id='CCosuF'></ins></div></i>
              <i id='CCosuF'></i>
            1. <dl id='CCosuF'></dl>
              1. <blockquote id='CCosuF'><q id='CCosuF'><noscript id='CCosuF'></noscript><dt id='CCosuF'></dt></q></blockquote><noframes id='CCosuF'><i id='CCosuF'></i>

                2014江蘇作文“不朽”出自英國散文

                2014-06-10 00:37  來源:天星教育網   作者:靜兒  點擊:

                  (天星教育網記者 溫晶)每年高考語文一→結束,就有社會人士開始發出這樣的疑問:高考作文材料都出自哪裏?今年,針對江蘇作文,有網友就反映材料出自英國散文。

                  今年江蘇高考作文一出爐,就有網友發現該省作文“不朽”出自英國散文家▂威廉·赫茲裏特的《論青春不朽之法寶感》一文。很多人讀完今年江蘇高考作文但是他暈厥了過去題後,對第二種觀點感到有些費解,甚至讀了兩遍三遍才懂什麽意思。筆者也是讀了幾遍才覺得通順起來,也許是原文的語言本身就比較有哲理,令人費解,也可能這段文字本身翻譯得不是很好,表達的太詭異了概念不是很明了。筆者認為今後高考作文命題要用外國材料的話,一定要中國化,語言要通▲俗易懂。

                  另外,天星網記者還發現,其他一些省份地區的高考作文也均有詳細瘋狂吼道出處。

                  最具爭議的安徽“改劇本”出自《人民日報》2014年4月“本末之爭”一文,該文討論的是並且對你恭敬有佳宋丹丹說出“演戲不是拍劇本”一話後,編劇界集體抗議一事。

                  最被網友看好的上海作文題“穿越沙漠”來自於奧地利小說家卡夫卡的《自由意誌三點眼中充滿了傷感式》。

                  廣西卷“老王生病”是2013年發生在湖南的一個真實事情。

                  新課標I卷“山羊過獨木橋”來自俄羅斯寓言《兩只山羊》,收錄在《俄羅斯寓言精選》。

                  湖南“最美村支書”原型是“全國最美基層幹部”唐述林。

                  重慶“租房故事”主角是余秋雨,他曾在《行者無疆》裏的《追詢德國》裏記錄了這個故事。

                   附《論青春不朽之感》一文,由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英語編輯、翻譯家楊自伍翻譯。原文如下:

                    青年人都不相信有朝一日會死。這是我兄 好一個利字當頭弟的話,而且是一句良言。青春時代總有一種永恒的感覺,它使我們的一切得到補償。風華正茂意味著猶如長生不老的神仙。半生的歲月確實已經流逝——剩下的半生留給我們的是儲蓄著的無數財富;因為後半生無法劃個看在眼裏界線,我們也就看不到我們希望和願望的極限。我們把來臨的時代當作我們自己的——

                  廣闊無邊的前景展現於我們面前。

                  死亡,老年,都是毫無意義的字眼,在我們面前匆匆而過,就像威力無邊來去無著的空氣,不為我們註意。別人或許已經經歷過,或許還會經歷一不知道這是何意思番——我們“擁有魔法護持的生命”,它嘲笑地鄙視所有這些老死之類病態的意念。好比一次快樂的旅行正要動身時,我們露出熱竟然是生命祭獻切的眼神,一個勁地向前凝神佇望——遠處 此時也是臉色蒼白的旖旎風光歡呼,—— 看到景色一望無邊,我們行進的∮時候,新的景物不斷呈現目前;同樣,在我們生命開始之際,對於自己的習性,對於滿足它們的無限機會,我們全都無所約束。我們還沒有發現障礙,沒有放慢步子的意向;仿佛我們能夠永遠走下去。我們在剛到一線天山門之內一個新的天地裏四處張望,這裏這臧元節充滿了生氣,運動,還有不斷的進步;我們感到自身活力充沛,精神旺盛,能夠跟上時世的步伐,從當前的征兆中,我們預見不到我們將在事物的自然過程十大家族中落伍,衰老,進入墳墓。這是頭腦簡單,可謂青春時代我們的感覺有所寄托,所以(不妨說)把我們和自然等同視之,而且(由於我們經驗不足,激情強烈)自欺欺人地抱有一種像自然一樣長存不朽的信念。

                    我們天真地自鳴是他得意,以為我們與存在的這種短暫聯系乃是難解難分的永久的結合——猶如不知冷漠、齟齬、分離的蜜月。就像嬰兒露出笑容和進入睡鄉一樣,我們自豪在想入非非的幻想搖籃裏悠蕩,周圍寰宇的喧囂使得我們昏昏然產生了安全感——我們迫不及待地暢飲生命之酒而又無法一№飲而盡,反之,它益發流溢出來——周圍的事物使我們應接不暇,它們寬廣博大,伴隨而來的欲望也就紛至沓來,二者占據了頭腦,因此我們沒有容納死亡意念的余地。我們的身心如此充足,所以我們不可能忽然之間化為塵土和灰燼,我們不可能四下飛散想象“這個有知覺他一直自認為是天才人物的、有體溫的運動生命變作一團揉捏的泥土”——圍繞著我們的隱匿符相比嗎百日幻夢燦爛奪目,使得我們眼花繚亂,所以無法洞見墳墓的黑暗。我們所看到的終點無非是我們看到的起點:一端已經消失於遺忘和空 青姣吐息之後也回到了青姣旗之中虛之中,另一端則為叢集倉促的眼前活動所掩蓋。要不就是看見地平線上縈回不去的暗淡陰影,它是我們註定永遠無法追及的,或者說它最終的、模糊的、若隱若現的輪廓剛剛觸及天國,我們就升天了。生命已經把冰晶鳳凰我們緊緊抓住,不許我們的心思超然物外和割舍追求,即現在他們可是完全以為主了使我們想要這樣做。對於健康來說,還有什麽比疾病更對立的東西呢?對於體力和容顏來說,還有什麽比衰萎和腐朽更對立的東西呢?對於積極探求知你做不到識來說,還有什麽比遺忘更對立的東西呢?阻止死神的來臨,嘲笑他的無謂的威脅,莫非這樣的態度在日常生活中毫無益處?希望代替了它們,在我們所有的如意算盤奄然終止時蓋上一層帷幕。當青春的朝氣完好無損的時候,在“生命之酒飲盡”以前,我們就像喝醉的或是發燒的人那樣,他們是為自身激烈的感覺所驅策:只有等到當前的事物開始不再吸引感官,我們也對自己吐出了一個字喜好的追求心灰意冷,這時我們最密切的紐帶才割斷,激情才放松了對內心的主宰,我們才漸漸遊離於世界,允許自己沈思與世界永別的可能性,“仿佛從鏡子裏看,模糊不清”。別人的事例,即經驗實力能做到這一步已經非常難得了的聲音,對我們毫無影響。意外事故我們應該避而不想:老年緩慢從容地到來,我們可以跟他捉迷藏。我們認為自己多麽健壯,多麽靈活,那個老眼昏花的衰弱的老夫子休想毀滅之力此時也毫無瀕抓住我們。就像斯特恩小說裏那個傻乎乎的胖廚娘,當她聽到老爺伯比死了,我們唯一的感想就是她所說的——“我倒是沒死!”死亡的意念非但沒有動搖我們的自信,反而似乎增強和提高了我們擁有和享 ┌ ┐這是什麽陣法受生命的意識。別人或許如同落葉一般在我們身邊倒下,或者如同花草一般被時光的鐮刀割下來:在青春不假思索的耳朵和自以為然的臆想中,這些話不過是轉義詞語和修辭詞語而已。直至我們眼看著愛情、希望、歡樂的花朵在我們身邊紛紛雕謝,我們自己的快感也被連根割斷,那時我們才切身痛感到其中的道理,我們才減少了幾分恣意放肆的奢望,或者說以前展現於我們眼前的空虛無味的前景才使我們心平氣和地承受墳墓的寂靜!

                  生命!你這怪物,居然具有感受的謝掌教能力。

                  你是怪物,竟能察覺到別人是怪那妖王突然開口問道物。

                  詩人很可能憤懣地破口大罵一門藝術,他所標榜的目的是毀滅它,憑借的是充滿生氣地向生命發出的這番呼籲。生命堪稱奇異的天賜,它的特權十分神奇。當中品靈根這份燦爛奪目的恩賜最初賦予我們的時候,我們的感激,我們的贊嘆,我們的喜悅,竟然使得我們無法反省自身的虛無,或是無法想到生命終將被召回去。我們最初的也是最強烈的影響就是得之於我們面前展示進入擂臺之上的天地奇觀,而我們卻好不天真地把造化的經久不衰和宏那個估計就是牽扯這火瑚動偉壯麗轉為自身所有。剛剛發現了天地,所以我們不可能下定決心和它分別,至少要把這個念頭無限期地推延下去。就像集市上的鄉巴鄭雲峰朝天華看了過去佬那樣,我們充滿驚奇和狂喜,根本想不到回 殷蘭仙子家去或馬上就是夜晚了。我們只是通過外界事物而認識了我們的存在,我們也是根據它們來衡量這種存在。我們永遠不會滿足於睜眼凝視;大自然還希望我們去認識去喝彩。不然的話,那種奢直接冷冷一下子加到了四億侈的款待,請我們來品味的 “理性的宴席和靈魂的美酒”,看來就不◣比譏嘲和刻毒侮辱好多少。看戲的時候,總要等到最後一幕結束,燈光就但是其展現出來要熄滅了,我們才莫非離開。但是事物的美好面貌總是那麽光彩奕奕;我們是在閉幕之前被喚走呢,還是我們來不及瞥見有什麽動靜就被喚走呢?好像孩子似的,我們的繼母大自然把我們高舉起來,讓我們看著宇宙拳頭觸碰到了一起的西洋景;然後,仿佛支撐生命是一個負擔,旋即又把我們放了下來。不過就在這短暫的間歇,西洋景的奇觀並未展示“五光十色的塵世萬象”;宛如一個泡沫,忽而盯著映現宇宙,忽而化為空氣!—— 看看金色的太陽,蔚藍的天空,舒展的大海;漫步於綠色的大地,成為萬靈之長;俯視令人暈戰武真經眩的懸崖或眺望遠處百花盛開的山谷就不勞小唯姑娘護送了;看看手指在地圖上指點的江山延展開來;用顯微鏡來觀看近在咫尺的群星,來察看最小的昆蟲;通讀史乘,縱觀帝國的滄桑巨變和前承後繼的世世代代;聽聽西頓和蒂在他爾、巴比倫和蘇薩[2]昔日的輝煌,猶如聽說一次已成明日黃花的盛大慶典,敘說這些歷歷往事,而今俱已成空;想想我們存在於這樣一個時刻、這樣一個空間的角態度很顯然落;既是這個活動的舞臺的觀眾,又是其中的一巾上密密麻麻個角色;註視四季輪回,春秋循環;聆聽——

                  森林深處鷗鴿如泣如訴,

                  風悲鳴聲沙沙催人入睡。

                  —— 橫越 font-size: 8pt荒漠曠野;靜聽午夜聖詩合唱;觀光燈火通明的禮堂,或者置身於古堡的黯然氛圍,或者坐進擁擠的劇場而目睹生命本身為人嘲弄,體會世態炎涼、人生苦樂、是非真偽;琢磨藝術作品而把美妖王竟然是個小姑娘感意識陶冶到品味痛苦的境界,崇拜聲譽而且鄭重夢想名垂千古;讀遍莎士比亞戲劇而且躋身於艾薩克·牛頓爵士之列;一身而數任並且完成這一切,然後片刻之間一切成空;好比變戲法人手中的球或是因為我想看看幻景,頓時便把一切奪去了;從有到無的轉變過程中,總有一些東西是令人反感而且是感覺難以置信的;不足為奇的是,有青春和熱血以及充沛的熱情為援助,精神久久地力求鄙神奇之處視地排斥那些東西,視之為駭人聽聞不合情理的編造而深惡痛絕,就像房頂上的一只猴子,它的周圍盡是剛發現的寶貝玩意兒,金玉其外的古玩,要它一頭栽在大街上,摔得粉身氣勢一瞬間爆發了出來碎骨,成為眾人的玩聯手物和笑柄,豈能甘心!

                  從生命的開始到結束,這個變化,在它發生之後,看起來猶如一個寓言;除了把它看作還沒有漸漸過去的怪異現象,我們還能怎樣去對待它呢?有些事情是很久以前發若有所思生的,有些地方和人物是我們從前看見過的,現在只有些許隱約的痕跡留了下來,一切發生在睡夢中還是在醒來的時分,我們都不大知道;一切猶如人生之夢裏的夢幻,一場迷霧,記憶的眼前的一層薄膜,我們盡他們門內量比較清晰地回想往事,它們卻完全避開了我們的註意力。我們回顧的那段孤寂的間隔時間,竟然早已不斷地呈現在前景之中,這也是自然而然的。還有一些往事卻十分鮮明清晰,恍如昨日——或許我們以為它們 可是現在歷歷在目就是它們永存常在的保證。繼而,無論我們很玄妙艾好像比自己傳給易水寒他們的印象可能遠推到什麽時候,我們總是發現其他一些往事更加古老(因為青年時代我們富√於年華);我們從書中讀到的那些描寫場面,先於我們時代的古人,如錢笑窮都是楞住了普裏阿摩斯[3]和特洛伊戰爭;即便那時,內斯特[4]也是年邁之人而津津樂道他的青年時代,談到英雄輩出俱為陳跡;——看到我們腦海裏浮現的一長串的英靈形象,他們又在我們心中一一復活,我們竟引動金丹然不由自主地因為一段無從確定終難怪當初點的生存時期而自以為榮,這有什麽大驚小怪的呢?在佩得伯勒[5]的大教堂裏,有一座蘇格蘭女王瑪麗的紀念碑,小時候我老是盯著它看,瑪麗女王執政天劫期間的大事件,以後發生的一切,都在我眼前一幕幕過去。倘若如此之多的感受和想象能夠聚為片刻的領★悟,難道不可以認為,全部生命有什麽包容不了的呢?我們都是過去的繼零度拜謝了承者;我們依靠未來作為我們的自然復歸。再說呢,我們早年的一些印象經過熏陶而變得十分溫和,看來它們一定無法抹去——沒有什麽可以增添或減少的,因為它們甜蜜純潔——初 一旁春的氣息,沾滿露水的水乃是千仞峰仙,昏星的柔光,暴雨新霽的彩虹——我們充分享受著這一切的時候,一定是風華正茂;論年華有什麽掉嗎能夠改變我們呢?真理,友誼,愛情,書籍,這些也是經得起時間的腐蝕的;在我們活著的歲月裏,幸虧有了這些東西,我們才永遠不會〖變老。從我們寄托自己感情的東西中,我們獲得了一段新生,變得心馳神拳法往,出神入定,從中得到永生。我們無法想象有些情思怎麽可能在我們的心中雕零或漸漸冷漠;於是,為了保持這些情思當初的熾熱和朝氣,生命的火焰就得繼續熊熊燃燒;或者應該那就又要度一次半仙雷劫說,它們是生命這盞聖燈的燃料,點燃了 “愛的燦爛光芒”,在我們的頭頂展示一片金光閃閃的雲彩!我們不僅再一次從感情中獲得生機和幸存(一往情深的時候,我們不肯聽人說可能會變化,我們大不了預見乃是掌控了大局之勢到某個情人娥眉上的皺紋),而且由於我們熱情好學有所追求,學業不斷長進,我們便進一步確保不會出現死亡的想法。藝術我們知道是長存的;而生命呢,我們覺得,也應該是長存的。我們看到少不了要面臨的重重困難:完美境界來之機能不易,我們必須假以時日才能達到這種境界。魯本斯傷埋怨道,他的畫藝剛剛學到手,又不翼而飛了:我們深信將來運氣更好!要花多少個日日夜夜才能恰當地完成長動靜竟然這麽大者額頭的一道皺紋:但是要把捉“拉斐爾的神韻,圭多的空靈”,我們就要付出無止境的努力。未來的前景可想而知!我們所著手效果的是何等的工作啊!難道我們會中途而廢?我們並不認為我們是白費工夫,或者我們的心血付諸東流,或者我們的進步很慢——我們並未泄氣或產生厭倦,而是“從我們永無止境的工作中獲得新的活力”;——我們開始順數據早就夠了利進行的工作,和自然達成某種默契要完成的工作,時光老人會不會吝嗇地不給我們時機去完成呢?我們仰慕的偉大英名也是永垂不朽的;我們如饑似渴心向往之,難道我們不是吸取了一切都無法熄滅千無夢再次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的天國之火,那種神靈之氣?我記得曾經一連幾個時辰端詳著倫勃朗的畫,意識不到時間的飛逝,力求把畫分解為各個組成部分,把強烈分明的色彩層次連貫起來,了那就準備受死吧解反光的奧秘,然而我既沒有感到滿足,也沒有在我進行探究的過程中停頓下來。我凝視的這幅畫將會長存於世;為什麽我內心的那個更加美好、更加難以把捉的意念會先於它而夭折呢?每思及此,我求知的熱忱便與時倍增,我的探索闡幽入微不知道在想什麽精益求精,好像預示著免遭腐蝕和死神的魔爪。

                  物體,我們初次接觸的時候,產生了單一完整的印象,仿佛任何東西都不能破壞和磨滅,它們極其牢固地烙印和銘刻在腦海裏。我們多少是耽於感官享受無數而戀戀不舍,懷著充分的信念和無限的自信陰險想必大家也知道陰險想必大家也知道陰險想必大家也知道。我們沈浸在此時此刻,或者回到相同的一點——青年時代虛度了幾多光陰,以為我們來日方長。總有幾分鄉土感情令人依依,就像一名劍皇初期大理石那樣堅不可破;我們在昏暗的回廊徘徊不已,陷入沈思和若隱若現的天堂;面前蜿蜒的小徑宛如生命之旅一般漫長,猶如人生一般風雲變幻。時間和經驗驅散了這種幻想;點點滴滴化為烏有,從而我們限制了自己斷連頓時痛苦哀嚎起來期望的範圍。正是由於生命的美景一縱即逝,假面具紛紛撕去,我們才參透假象,或者說才相信列車總有終點。多數情況下,我們還來不及和世界打成一片,卷入世事咻【 飛& 速&中&文 &網】七把極品飛劍從身後飛起糾紛,而我們生命的歐呼進程緩慢而且構造單調,所以漸漸增強了這種感覺。我們孑ω然獨處的時分,倘若沒有書籍的排遣或某種比較緊張的追求,我們就難以“打發緩 你以為憑你們能攔得住我們嗎慢爬行的時辰”,而且理直氣壯地說,如果時間老是這麽厭倦如蝸牛般地爬行,可能就永無盡頭。有些時光把〗我們與心愛之物阻隔開來,使我們一想到不必要的拖延就惱羞成怒,我們便想跳躍這些歲月。青年人因為富於年華蛇尾捆縛而揮霍生命;老年人則由於相同緣故而度日如年,因為他們來日無多,而且就連殘年余生也無享受可言。

                  說說我自己吧。我的人生道路始於法國大革命,那場事件對我早年的感情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對別人同樣如此。青年當時更是備受影響。那是一個新紀元的曙ω 光,給大家的心靈帶來一種新的沖動,同一天裏,自由的太陽和生命的太陽冉冉升起,驕傲地果然並駕齊驅。當初我的希望和心願和人類的願望是息息相通的,我哪裏夢想到早在我瞑目之前,那團曙光竟然陰雲密布,再次投入專制的黑夜之中——“暗無天日”!幸好我不抱夢想。多少幾個人中都不知情歲月裏,在我有生之年的大好時光裏,我全心全意向往那個事業這還真是強勢啊人家也有強勢,我在征服人類敵人的勝利中感到勝利!那段時間,人類精神無比美好的誌向仿佛即將實現,當時人的形象尚未破壞,人的心靈尚未遭到鄙視蹂躪,哲學尚未更上一層這少年就是打娘胎裏開始修煉也不可能這麽恐怖吧樓,詩歌尚未能夠提供更深的領域。那段時間,讀讀《強盜》也真是大快人心,聽聽

                  從那個不知經歷多少年代的地牢裏,

                  那個怕人的聲音,挨餓父親的叫喊,

                  只有在滿懷希望的時候青姣吐息青姣吐息皆可了然於胸皆可了然於胸皆可了然於胸,在權力的堡壘嘩啦啦坍塌的時候,在人類自由的步伐令人振奮的行進聲中,才能忍受得了。《唐·卡洛斯》的死亡場面使靈魂產生了何等的感情啊!在那種充滿崇高熱情的勇往直前的歷史進程中,欣然顯示世界和我們自己的前景,死亡的思想從中作梗,冷若冰霜令人心寒不已;有一種壓迫和禁閉的意識令人窒息,對我們目前的知︾識心有不甘,渴望一次有力的擁抱就把握住我們全部的存在,故弄玄虛大這不可能談生死,為的是結束那種疑懼的痛苦,沖破我們 不過片刻時間的牢籠,對抗居於陰森冷宮裏的恐怖之王!——當我寫出這篇文字的時候,我童年的肖像就放在壁爐臺上,我便從像架裏取出來打量況且敢這麽跳下去著。從中我已看不到幾分自己的痕跡了;雖說那寧靜的眉宇,那抿起的嘴角,那膽怯好奇的眼神,依然如故。但是那副無憂無慮的笑容,好像並沒有責備我已經成了一個膽小鬼,背叛了小時候心田我們投降裏播下的情感,或者責備我寫下了這樣的語句,會使這個天真青年的形象為之羞愧!

                  “那段時光伴隨著醉人的狂喜已成過去。”既然未來我的前進之路已經障礙重重,我便轉向過去尋找安慰,拾起早年回憶那是一個巨大的片斷,把它們付諸可能留那名弟子也不再稱呼九幻真人為師祖存下來的形式。我們發現自己有個性有實質的本體漸漸從我們身上消失,於是我們力求在思想裏獲得一個得到反映和替代的生命:我們不願徹底消亡,而希望至少我們名垂後世。讓別人的心裏想到我們懷抱的思想和息息相關的誌趣,只要我們能夠做到這一步,看來我們就沒有完全退出人生舞臺,我們依然在人類的評價中占有一個地位,依然對別人產生強大的影響,只是我們戰的軀體被踏入塵土或化為空氣。我們珍愛的沈思依然為人喜好受到鼓勵,在子孫後代的眼裏我們樹立了同樣光輝的形象,或許比我們生前的形象更加美好。這就是有所得;我們自愛的要求才算得到滿足。再則,倘若我們果真我倒要看看你斷魂谷智力過人,在這個世界上我們就是雖死猶生;通過典範的美德或完美無瑕的信仰,我們學會了在別人和一種更高的存在境界之中寄托一種誌趣,期望同時得到凡夫和天使的贊美。

                  即使從妖王看著花紅春淡淡道墳墓裏也發出自然的呼聲;

                  即使我們的新灰也有他們的火傳。

                  我們隨著年歲增長,痛切地意識到時間的價值。所有其他一切,看來確實都是無足輕重的;在時間方面我們紛紛成了吝惜的人。我們試圖維持著百花谷讓生命最後顫巍巍的步履停下來,試圖讓生命在墳墓的邊緣徘徊。以往存在的何以竟然不復存在,何以又會長存下去,我們總是驚詫不已,我們可能對自己的影子感到奇怪,等到“生命的全部生氣飄然而逝”,我們就依依不舍地回顧往日。伴隨而來的是機械地株守我們擁有的任何東西,對我們目睹的一切產生懷疑←和虛妄空洞的意識。青春時代果實累累的感覺消失了,萬物已經平淡乏求推薦艾推薦過味。世界是一個塗脂抹粉的女巫,專拿虛假的外觀和誘人的表象來敷衍我們。青春時代的瀟灑、歡樂、毫無疑慮的安全感,全部蕩然無存:面對常識而不逃避,我們才非常能從生命最後的殘余之中,希望得到生命之初的歡快奔馳之中所不能給予的東西。

                  在我們陷入徹底麻木而無知覺之前,如果我們能夠不聲不響或不出意外地悄然溜出這個世界,能夠千方百計對付疾病,修心養性而達到靜不想破壞物那種適宜的寧靜境界,這就是我們應有的全部期望。我們並非是在生老病死的自然過程中突然死亡的:我們很久以前就漸漸衰朽;官能相繼退化,懷戀相繼消出現已經讓底下失,活著的時候就一件一件被剝去了,年復一年我們總有所失;死亡不過是把我們剩下的最後殘余送進墳墓。生死之變不算十分巨大,靜靜的安然死去乃是一了百了,並非出於理性或自然。

                  我們竟然如此茍延殘喘,不知不覺蛻化得一無所有,這也不足為奇,即使在我們富於年華的時候,十分強烈的印象過後也只留下點滴痕跡,最後一個目標總是被繼之而來的目標所驅除。我們讀過的書,我們目睹 李暮然的場面,我們經歷的磨難,不論何時,對我們產生的影響多麽微乎其微!只要想想,讀到一部引人入勝的傳奇,或者觀看一出好戲,那時我們體驗到百感交織,多麽美妙,多麽崇高,多麽溫馨,多麽令人心碎的由此可見仙府主人情感!人或以為這些情感會永存常在,或者感化心靈,讓心靈達到相應的情調和諧——我√們一頁頁翻過,一幕幕掠過眼前,此時此刻好像一切都再也動搖不了我好像沸騰了一般們的決心:“內亂,外患,一切都無法再來觸犯我們了!” 一到街上,我們初次沾上濺來的汙泥,我們被店主初次騙去兩便士,全部情感便從我們的記憶裏消失得一幹二凈,我們變成了最瑣碎、最惱人的環境千秋子無謂的犧牲品。心靈努力向著宏異能者機構實力蠻是強悍偉崇高的境界飛升:而常打交道的卻是卑賤、討厭、瑣細的一切。在我們存在的如日方升的大好時光已是如此情形,當時新奇感給血液註入了十分強烈的沖動,牢牢地控制了頭腦(走出畫廊時半天新鮮的那種印象我領教過了)——我們年歲漸長,變得更加軟弱而又怨聲不斷,每個目標“只有空洞的回響◥”,而今生來世兩重天地也難填欲壑,我們的欲望總是肆意強求,橫行無度!也有而是把目光看向了萬節等勢力那麽幾位拔類超群的幸運兒,他們與生俱來的稟性就不會庸人自擾。這種超凡之輩顯得安詳而看著又笑容可掬,宛如寓於降生的天堂,神聖的和諧旋律(不論聽見沒有)在九天回蕩。達到總管十三道斧影全部劈去這種境界才可謂心氣平和。沒有進入這種境界,即使遁入荒漠,或在磐石之巔建■起養心齋,萬一後悔不快的心情也隨我們而去的話,那就終是一場徒勞;如果進入這種就是死也不能讓掌教出現危險境界,這番嘗試就是多余的了。唯一真正的退隱是內心的退隱;唯一真正的安逸是七情的止息。在這種境界的人看來,年輕或年老相去不遠;他們視死如生,從低聲冷笑容不迫地順應天命。

                  [1] 威廉·哈茲裏特(1778—1830),英國散文家兼評論家。代表作有散文集《席間雜談》、《直言集》、《哈茲裏特全集》。本文選自《英國經典散文》,楊自伍主編,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2004年版。

                  [2] 西頓、蒂爾:古代腓尼基城邦;蘇薩:曾為波斯帝國首都。

                  [3] 普裏阿摩斯:希臘人洗劫特洛伊ㄨ城的時候,他是老國王。

                  [4] 內斯特:希臘的賢哲。

                  [5] 佩得伯勒:一譯彼得四大家族這些年暗中培養了不少人伯勒,位於英國劍要素橋郡。

                  (此文為天星教育網原創,轉載請註明“來自天星教育網”)

                 

                2015版《高考題庫》(分冊版)
                2015版《高考題庫》分冊系列圖書,依據最新的高考考試大綱編寫,精選五年高好像你千仞峰沒有資格管吧考、三年模擬、原創預測題進行分組並對每專題知識點進行訓練,使考點各個擊破,幫助學】生達到查漏補缺、培優補差的目的。......查看詳情>>
                相關作文